<small id="hnrzkc"><small id="hnrzkc"></small><ul id="hnrzkc"></ul></small><dfn id="hnrzkc"><bdo id="hnrzkc"></bdo><table id="hnrzkc"></table></dfn><dfn id="hnrzkc"><code id="hnrzkc"></code><acronym id="hnrzkc"></acronym><dfn id="hnrzkc"></dfn><span id="hnrzkc"></span></dfn>
      1. <strike id="hnrzkc"></strike><dt id="hnrzkc"></dt><address id="hnrzkc"></address><div id="hnrzkc"></div><bdo id="hnrzkc"></bdo>
                    • <fieldset id="ymijvr"></fieldset><del id="ymijvr"></del>
                    • <pre id="djmcbn"></pre><form id="djmcbn"></form><button id="djmcbn"></button>

                                曾經,在地球的東邊,有一座時隱時現的神秘島,它的名字叫做“海岸”,在那座島上,有座數百米高的學校,它巍然屹立,傲對碧空,身披一件紅色盔甲,像一座大山似的鎮壓在島嶼的東邊。而島嶼的西南北面都是海,藍藍的湖水組成了一條美麗廣闊的湖,生活在島嶼上的人們稱它爲“湛藍湖”。這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寶貝,聽說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仙湖”,這湖裏的水可不一般,它可以給你帶來“好運”,也可以帶來“災害”。生病的人喝下了,能長命百歲;貧苦的人喝下了,能吐出金銀;善良的人喝下了,能妙手回春;然而,貪婪的人喝下了,只會帶來死亡……

                                這座學校的名字叫做“十字樓”,老一代人們則把它稱爲“學樓”。這座學校已經有50多年曆史了,至今也是這島嶼上唯一的學校。它經曆了許多風風雨雨,可依然煥然一新,讓人以爲是剛蓋好不久的新學校。這座學校裏,只有幾十間寬敞的教室,在每一間教室裏,都有100多扇門,每一扇門寬達數十米,長達20多米,每一位學生都會按著學號去尋找對應的那扇門,什麽時候找到了,就什麽時候上課。按照不同的性格,每扇門後都會有不同的老師,然而,他們講的東西都差不多。就比如,告訴你怎麽使用泉水,怎麽建築房屋,怎樣種植樹木,遵守什麽規矩……但是,肯定的一點是,你如果沒有學會就無法離開這間小屋。

                                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的規矩,當然,生活在島嶼上的人也要遵守他們的規矩。這些規定全部都記在一塊木牌上,聽說這是湖裏的仙女訂的,如果不遵守,是要受到嚴厲的懲罰的。其中有一條是這麽規定的:凡是生活在島上的人,不得帶物品離開“海岸”島嶼,尤其是湖水,凡是不遵守規定的,一律處死!

                                只要是人,總會有怕死之心。正是因爲有了這條規定,那些離開島嶼的念頭才從人們的心裏煙消雲散。當然,是人也會有好奇心,不相信規定的說法,勇敢地去島外探險。但是,他們出島不久,七竅流血的屍體便漂回島嶼。島上的人們被嚇得半死,將近10年時間,都沒人敢出島嶼,好奇外面的世界了。

                                10年時光剛剛過去了,正是哀悼死人的日子,一位母親便生下一名男童,頭發烏黑幹枯,眼睛就像兩個空洞,指甲又黑又長。母親嚇壞了,這島上的人都是一頭藍發,一下子生出個黑種,豈不是人見人罵的怪物。母親想了想,又不舍得丟掉,便把他藏在了一間小屋裏,到他十七八歲時,再送出島嶼,去外生活。

                                就這樣,男孩被住進了小屋,白天時不出來見人,夜晚便出來活動,成了名副其實的“夜行動物”。當然,沒人知道他要幹什麽。但是,可怕的事發生了,自從男孩9歲時,島上便發生了很多件殺人案,屍體總是面色蒼白,毫無血色,一副驚嚇的樣子。島上的人漸漸少了,就連男孩的母親,也遇難了。

                                男孩已經16歲了,依然生活在沒有太陽的世界裏,因爲黑暗,他的性格有了很大的轉變,他成了一個可怕的殺人惡魔。鮮血灑滿了島嶼,很快,島上的十幾萬人一下都沒有了,只剩下男孩和一條藍藍的湖。

                                爲了能得到無盡的能源,和鮮血的補充。男孩張開血盆大口,把湖水一下子喝得幹幹淨淨。他的手上長了10幾張嘴巴,背部長了六條長長的手臂,變得力大無窮。一種對血的渴望使他正准備去地球上殺人滅口……

                                失去了湖水的島嶼晃動了起來,分成了兩半,向他快速地飛來,將他緊緊地夾在了裏面,一聲巨響,島嶼和惡魔一下子都消失在了地球之中……從此,在地球上,再也見不到這一座美麗的海岸了。
                              

                                 蓦然回首,88真人平台卻不知,該以何種姿態,觀前程往事。我感歎,歲月匆匆,只留一地落花,零落成泥;我自嘲,彼時年少,卻未曾得以堅守本心,唯有逃避。我在夢中化作一只蝴蝶,翩翩然,置身花叢之中,我覺得自己是幸福的。然,我是蝴蝶麽?莊生夢蝶,亦不知,他爲蝶?蝶爲他?花開花落,夢裏夢外,醒時,你我共醉,夢裏,卻沒了你,沒了我。有的,只是一個泡沫般的幻影,在偌大的虛無中,緩緩地,遊蕩著。

                                在漫漫的歲月長河裏,已沒了時間的概念。在稍縱即逝的韶華裏,卻已覺,匆匆而過的光陰,不留半點留念。回憶?回憶似昨日朝陽,我經曆了它,我擁有了它,我,闊別了它。無論,它是如朝霞一般,帶給人希望,亦或如那漸落夕陽,帶給人以無盡遺憾。在我心中,它便是它,非蝶,非莊生。

                                我漫步在回憶裏的小道,朋友問我,“陌生麽?”“陌生。”我這麽回答著。天空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不覺空氣中的水氣,已漸漸模糊了視線。我很想看看自己此時的表情,一種,在回憶裏,似曾相識,卻從未有過的表情。我沉默著,走向旁側的小道,踏著已經泛黃的野草,不知,不覺,只是那麽,默然前行著。仿佛此刻,這天地間,無一物,那麽,有的,又是什麽呢?兩側的殘羹瓦礫?亦或是路上的坑坑窪窪?不,有的只是,那漫天的雨珠,滴落臉頰的痛覺。烏雲遮蔽了天空,壓抑,沉悶,心口愈加的難受,仿佛下一刻,便要窒息。我很想大聲地向著天空狂吼,但我做不到,我僅僅是捂著胸口,噘起嘴角,向前走去。

                                從最初的層層瓦礫,到現在的破敗遺迹,我知道,關于這回憶,即將至盡頭。“曾幾何時,回憶裏,竟變得如此破敗?”不知何時,小雨已息,但烏雲未散,不時閃電劃破天際,滾滾雷聲,隨即而至。我擡頭望著天,這一刻,眼神從未有過的清明,輕聲呢喃,“看來,真的快要到了...”

                                “停下吧,何必?”前方出現一個少年,苦笑著說。“既知無意,那你又何必在此?”我指了指胸間,“它讓我來這兒,我便來了。我不爲情,不爲理,更不爲你,我爲的,是這顆心,你懂麽?”

                                “那座空城,那道小巷,還有那夕陽掩映下的刻字,你可曾明了?繁華落盡,歲月爲殇。這裏是回憶的盡頭,但卻沒有你要的東西。“

                                ”未曾想,未曾言,我所尋,爲何物?我要的,不曾是一草一木,我至此,卻僅僅是爲了在這盡頭,尋得始終。“

                                少年聞言,默然沉就,緩緩道,”你明白的,我與你,便是那蝶與莊生。這只是一場夢...“

                                他化作一只蝴蝶,翩翩然,漫步荒野。的確,這裏有的只是瓦礫,荒草,它本該在花中曼舞,奈何?歲月,本心,一場薄霧,卻模糊了它的心。于是,它會來到這裏,會出現在我的面前。我輕歎,”錯了麽?“我微微一歎,繼續前行。不覺,來到一處分叉口,中央的指示牌上標著,盡頭——非盡頭。

                                我茫然了,伫立著,卻不知該何去何從。自我踏上回憶裏的這條斑駁小道,就從未想著還可以離去。但是此刻,在這所謂的選擇裏,我遲疑了。天空的悶雷愈發沉重,我明了,暴雨將至,而我卻在這裏,暗自徘徊。我順著兩側的小道望去,盡頭裏,一望無際,依舊是殘垣瓦礫,而另一側的小道,則是一處小橋,橋面,荷花搖曳,陽光和煦,籠罩著一層薄薄的水霧,仿若仙境。

                                “盡頭,非盡頭…結束了麽…”我輕聲呢喃,“選擇,根本沒有選擇。哈哈哈!”

                                最終,我踏上了那道自喻爲盡頭的破敗小道,迎著狂風驟雨,一路前行。在它的盡頭,我看到了一座涼亭,我伫立在亭外,卻未進去。我仰起頭,望著厚重的雨幕,笑著,痛著,這一刻,我放聲大吼,我不再沉默,我要在這始終之處,發出我最後的呐喊。末了,我輕輕撫摸那亭柱間的一行清秀正楷——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5年前的初戀,而今即將步入婚姻的殿堂。說實話,剛剛知曉這個消息時,真的很難過。也許,歲月真的改變了太多,多到,初心漸忘,往事隨風。雖然,內心些許的惆怅,神傷,但,還是真心的祝福她。

                                已經5年未見,想必以後也不會再見了。5年的時間,我亦不再是那個懵懂少年,雖然說不上多麽的成熟,但我明白,有些人,本就是路人,各自的人生軌迹也許會在某一點産生交集,但那之後,便是離別。

                                我蓦然回首,昔年的種種,有的,忘了,有的,依然記著。我爲自己有那麽一份珍貴的回憶而感到幸運,一份關于初戀的,開心的,難過的,笑的,哭的,在今朝,便都是,88真人平台的青春紀念曲。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