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gjqm3y"><table id="gjqm3y"></table><style id="gjqm3y"></style><form id="gjqm3y"></form><tbody id="gjqm3y"></tbody></tbody>
      • <address id="gjqm3y"><tt id="gjqm3y"><li id="gjqm3y"></li></tt><option id="gjqm3y"><form id="gjqm3y"></form></option><thead id="gjqm3y"><u id="gjqm3y"></u></thead><i id="gjqm3y"><option id="gjqm3y"></option><b id="gjqm3y"></b></i></address><li id="gjqm3y"><tbody id="gjqm3y"><form id="gjqm3y"></form><address id="gjqm3y"></address><big id="gjqm3y"></big></tbody><kbd id="gjqm3y"><li id="gjqm3y"></li><acronym id="gjqm3y"></acronym><big id="gjqm3y"></big></kbd><strong id="gjqm3y"><dt id="gjqm3y"></dt><noscript id="gjqm3y"></noscript><ol id="gjqm3y"></ol></strong></li>
            1. <option id="57lts9"></option><ul id="57lts9"></ul><tt id="57lts9"></tt><ul id="57lts9"></ul>
                    1. 
                      
                                1. <address id="azzha7"></address><blockquote id="azzha7"></blockquote><u id="azzha7"></u><address id="azzha7"></address><tt id="azzha7"></tt>
                                  <tr id="ehg9jm"></tr><u id="ehg9jm"></u><ins id="ehg9jm"></ins>
                                        1. 偶然翻開相冊,看照片上溫暖的笑靥,腦海裏空留恒久的深刻記憶,一經觸碰,禁不住眼角的微微顫動。

                                            一

                                            小時候,寄養于鄉下。因爲體弱多病,不得健奔,只好每日飯後捧一卷泛黃的詩書,于東牆古槐下閑讀。讀到“一朝春去紅顔老,花落人亡兩不知”時,總爲那份多愁善感而感慨;讀到“人生若只如初見,當時只道是尋常”時,總爲那份惆怅失意而感傷;讀到“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裏孤墳,無處話淒涼”時,總爲那份生死離別而動容。那段日子,閑適清淡,卻怡然自得。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蝶戀風姿花似蝶,相與做伴紅塵中。看盡春雨夏雷秋霜冬雪,細數杏花楊柳金菊傲梅。清茶淺酌,飲罷飛雪,茫然又一年歲;雨細風輕,蝶舞飛花,懵懂又一春秋。直道是“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人生在世,恍若白駒過隙,忽然而已。哼一曲陽關調,轉眼成爲少年。燈火爲紅姐圖庫一送行,月光與我相伴,我將踏上離鄉的路。你笑了笑,我擺一擺手,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林間的鹧鸪像守夜的更夫,與黑夜一樣的寂寞。眉宇間的淡然,一如往日冷漠的夢想。一聲聲似在囑咐,“天已轉涼,請君添衣。”

                                            二

                                            可是,到了新處,生命的厚度又重新衡量。行走在人群中,總是感覺有無數穿心掠肺的目光,有很多飛短流長的冷言,最終亂了心神,漸漸被束縛于自己編織的一團亂麻中。誰的寂寞覆我華裳,誰的華裳覆我肩膀。看別人的故事,流自己的眼淚。于是,我開始等待——等待——是生命最初的情愫,是宿命最終的安排。一年老一年,一日沒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輩催一輩一聚一離別,一喜一傷悲,一榻一身臥,一生一夢裏尋一顆相識,他一會咱一會那一般相識,吹一會唱一會。

                                            相思之甚,寸陰若歲。

                                            歲月從指尖流淌著,我感覺到自己的星宿從軌迹中慢慢隕落。一個寂寞的人,你永遠都感覺不到他有多寂寞,他只是很簡單的在你的生命中出現過,又很簡單的消失。走完同一條街,回到兩個世界。

                                            三

                                            滄海盡頭,明月成煙。久別數年,我又回到這片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上。淋過雨的空氣,霧蒙了我的眼眸,來時的路已撲朔迷離,我記憶裏的童話已經緩緩的融化。一個是華麗短暫的夢,一個是殘酷漫長的現實。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青春如花,人生如果。

                                            偶爾與故人聯系,總在很短時間結束。最初不相識,最終不相認。我懷著期待和好奇,很認真地學著他教的用純潔的45度角仰望天空,當我真正做到的時候,已經淚流滿面。即便是流淚,也是一種紀念。就算是流淚,也回不到童年。說他們都離開了,是想在自己最孤獨的時候,讓他們一個個都回來。錯過的,都是想要的。沒有錯過的,都是可以平靜接受的。

                                            蘭幽香風定,松寒不改容。那些畫家到底藏了多少秘密在油畫裏可以讓漫長的時光中有無數次憂傷而安靜的凝望。

                                            四

                                            霧散,夢醒,我終于看見真實,那是千帆過盡的沉寂。生生的兩端,我們彼此站成了岸。

                                            緣聚緣散緣如水,背負萬丈塵寰,人生需要等待,我期待下一次相逢。天地日月,恒靜無言;青山長河,世代綿延;就像在我心中,你從未離去,也從未改變。

                                            人總是不斷給自己寄托希望的事物賦予新的定義。活著,是莫大的榮幸。時間和空間的交點是生命原始的起點。人生不是直線,一路上終究有很多坐標,有些只能隔遙相望,你和他注定不會有瓜葛;而有些能是擦肩而過,你們注定是兩個世界;生命軌迹中最熟悉的,還是自己。

                                            我們只是好運趕上這班車,一路上少不了許多風景。車廂裏的人來了又去,到了站就換上別人。但你是否曾經思考過,你想要的是什麽?如果一個人缺乏人生的目標,就像東飄西蕩的水上浮萍,缺乏自己前進的方向,缺乏自己生活的意義,缺乏自己存在的價值。不知道自己想獲得什麽,也不知道爲什麽而活著。其實世上沒有懶惰的人,只有沒有目標的人;世界上最可憐的人,就是沒有目標的人;因爲連“夢想”都沒有,你還想擁有些什麽呢?

                                            在短暫的時間裏實現最大的價值,等同于將不能延長的生命,拓寬厚度。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昨日不可挽留,明日也是未知,能把握的只有今天。人生最珍惜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珍惜現在。
                                          

                                           鳥戀舊林,魚思故淵,胡馬依北風,狐死必首丘,樹高千丈,葉落歸根。
                                          ——題記

                                          記得十一歲那年,一場秋雨過後的黃昏,被雨水沖洗得黯淡的余晖透過窗外的爬山虎,照在外祖母的遺相上,也照在躺在床上的外祖父蠟黃幹瘦的臉上。
                                          床頭,黑色的陶制藥罐靜靜地躺在床前的桌子上,散發著同曾祖父一樣的古樸的氣息。曾祖父曾是一名老中醫,這個黑陶罐是他的老朋友,一位同甘共苦的老朋友。在戰爭的時代,他和他的老朋友並肩作戰,止住過許多血鮮血,讓許多負傷戰士重新投身戰場。但現在這位老朋友不再擁有著神奇的魔力,臥床半年之久的曾祖父喝了自己開的藥始終沒有好起來。他睜開埋在皺紋裏中的眼睛,對我爸爸說:“我想,回去看看我的‘福樹’…….”
                                          爸爸怔了一下,懷疑曾祖父在做夢。曾祖父說的“福樹”在他的故鄉,離我們現在住的地方有八百多裏。
                                          “等您身體好了再……”爸爸不安地說。
                                          “不,沒有以後了,我知道,這次不去就……”曾祖父的眼中射出堅定的光芒。
                                          兩周後,父親送曾祖父回到故鄉。我也第一次見到這生者養者曾祖父的土地,一個奇迹,九十二歲的曾祖父像早已幹枯的泉水又湧出的甘泉,堅持不要爸爸的攙扶,獨自走在面目全非的鄉間小道上。
                                          曾祖父從衣袖中伸出一只幹柴似得手,拉著我鮮嫩水靈的小手:“走,咱倆去看看當年拯救我一條命的‘福樹’去!”曾祖父笑著對我說。
                                          秋天,樹林被綿長是細雨浸泡得滿是水的氣味。夕陽殘照,一老一小的影子漸行漸遠。就這樣,我和曾祖父相依相偎,沿著羊腸小道走到了“福樹”邊。
                                          在遠處望,那顆被曾祖父成爲“福樹”的不知名的樹,毅然宛如一根擎天柱,屹立于天地之間。走進一望,空中,疊翠千丈,遮陽蔽日;地面,葛藤纏繞,落葉盈盡。
                                          “阿國,實時爬上樹去。”我趕忙退後一步,曾祖父的話引起了對“福樹”莫名的恐懼。
                                          曾祖父笑著說:“別怕,這‘福樹’當年還救過我的命呢!”
                                          十一歲的我,首次聽到曾祖父與“福樹”的淵源。
                                          當年日本鬼子占領了曾祖父的故鄉。曾祖父伴著他的母親在“福樹”不遠處的田地中收谷物時,吸引了同在不遠處的鬼子的目光。鬼子一邊像他們奔來,一邊打槍,一顆罪惡的子彈讓他的母親像被割倒的谷物,無聲地倒下了。但鬼子依舊不死心,貪婪的追著曾祖父不放。曾祖父擡頭看了枝繁葉茂的“福樹”,又像身後望去。幸好,鬼子由于不熟悉四周的地形而暫時不知去向。曾祖父要咬了咬牙,然後腳一蹬,向“福樹”上爬。由于曾祖父正值青壯年,體重輕,爬樹技術有很娴熟,所以沒費多少功夫就爬進濃密的葉子中。但是,由于堅硬的樹條和粗糙的樹皮,曾祖父爬到樹上時已是傷橫累累。等到祖父剛剛爬上樹,日本鬼子的蹤影就出現在“福樹”之下。鬼子們四處張望,由于濃密的綠蔭,鬼子們似乎沒有發現曾祖父而繼續向前搜尋。
                                          脫得大難的曾祖父,大氣都不敢出,怕鬼子找著了他,仍往此處搜尋。于是曾祖父就在“福樹”之上一動不動的藏了兩天,在第二天夜裏,終于因爲體力不支而從“福樹”上摔落下來。
                                          後來,被經過此處的一個女孩遊擊隊長——也就是我的曾祖母所救。在曾祖母的悉心照顧和引導下,曾祖父的傷勢逐漸痊愈並加入中國共産黨,投身革命的洪流中。同時也成就了一般絕美的姻緣。
                                          而那棵樹由于救了曾祖父一命,同時也讓他找到人生的另一半,因此被他稱爲“福樹”,即福佑之數。
                                          到了解放戰爭時期,曾祖父由于工作的需要而調離了他生活多年的故鄉,來到了現在我們紮根的地方。
                                          一棵背井離鄉幾十年,曾茁壯的樹葉枯了,終于飄回了熟悉的森林。
                                          在曾祖父簡單的追述中,我們離開了“福樹”所在的那片小樹林,來到了曾祖父與她母親一齊耕作的田地上。曾祖父瘦削的手,貪婪地從一顆高粱上撫過:“當年我的母親就是在這裏永遠地離開我的。”我茫然地看著這有絲鮮紅的高粱……
                                          曾祖父望著前面不遠處,突然笑了。那笑容,被他僅剩的兩三顆牙齒修飾得支離破碎:“你瞧,我和你曾祖就是在那裏認識的。”
                                          幾年前,曾祖母在睡夢中安詳地走了。在曾祖父的笑裏,紅姐圖庫一似乎看見了淡淡憂傷……
                                          “那時,你曾祖母打槍時手都不抖。”曾祖父的目光在漸漸襲來的暮色中黯淡,卻溢著會心的微笑,他那蒼白的臉上浮上了紅暈。
                                          離開曾祖父時用雙手捧走了一些“福樹”下帶著濃濃故鄉味的泥土……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