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mdt7si"></tt>

                            好久沒有寫過文字了,當再度執筆的時候,總感覺心與手之間的距離,漸行漸遠。也許,這就是歲月長河的力量,北京快三開獎結果們都是那河中被流放的人。一些東西變得清澈,一些東西變得模糊,遠望的目光與遠去的靈感,似乎,注定不能同路。很多陌生就是這樣悄然而來的,但我知道,無論此刻的文字如何笨拙,那些曾經的足迹,絕不會因此而輕易抹滅。

                            我的高中從軍訓開始,自站軍姿到齊步再到縱步,七天不長,卻也不短。在此,我想告訴大家的,並不是太陽有多烈,我有多堅強。事實上,那時的我依然是長不大的孩子。孩子自然有孩子的脾氣和性子,只是懼于教官的威懾,脾氣收斂了。但性子始終是一個孩子的天然標志,自然呀,借病開溜並不少見。

                            不過,不管怎樣,到最後終究是長大了,不管我被曬得有多黑,心,還總算明亮。所以,高一一入門,我就特別發奮,也是壯志淩雲,也是滿懷豪情,將自己全身心投入到學習當中,重複著寢室、食堂、教室之間的軌迹。三點一線的生活並不乏味,因爲我的心中早已有了一個酸甜。要知道,物質的貧瘠與精神的富有,組合到任何一個人身上,都不會是平淡的一筆。我的縱橫坐標鎖定于校園之內,而我的世界卻是大地和天空。要明白,知識,永無國界,永無止境。

                            就是憑著那麽一股對知識的追求的執念,我創造了屬于我的輝煌,在年級一千多人中,拿下了總分第三。我知道,考試分數的高低並不能代表什麽,但它至少能鼓舞或者打擊一個人的信心。我固執的認爲,一個高中生的精彩,將從此拉開序幕。可是,我錯了。大錯特錯!輝煌,不過是一顆劃過天空的流星,一閃而過。之後,只留下寂涼的黑夜,和孤獨的我,看不見,分不清。

                            發生如此戲劇的一幕,並不因爲其他的什麽,也許,只與知識有關。正是由于我對知識的渴求與探索,思想的深度在不知不覺的延伸中,觸開了潘多拉的魔盒。迷茫,恐懼,悄然而來。爲什麽所學和所用聯系不大,爲什麽理論與實踐不能合一,爲什麽許多東西只是表面的文章?當我在理想中觀望現實的時候,現實總是殘忍的。現實與理想一旦碰撞,無數有關生命生存的價值的困擾,紛然而來。

                            如果說追求知識只是爲了生存,那麽那些與生命無關或者聯系不大的知識到底有什麽用?每一個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不能十全十美,也許,術業有專攻是一個最完美的回答。如果說追求知識只是爲了豐富內涵,那麽站在殘酷的現實面前,該如何生存?世界的本源是物質,沒有物質就沒有精神,聖人也一樣,也得吃飯。

                            于是,成績的好壞在這個哲學問題前脆弱得不堪一擊,我不知道,怎樣做才有意義。我的高二是思想的起點,也是思想的終點。面對現實,我企圖建立一個理想的王國,一個完全屬于自己的世界。無疑,文字成了我編織夢想的媒介。我加入了文學社,成功競聘了理事長,並用手中的筆刻下了我文學最頂峰的一記。然而,我終究還是不知道:這是輝煌的繼續,還是沉淪的開始?

                            這個問題一直帶到高三,但緊張而匆忙的複習讓我沒有時間深究思考。丟開文字,我在庸忙中一天天靜靜的過。盡管,我知道,六月的花永遠沒有結果。一開始,那就是一場與高考有關的叛逃。

                            直到現在,我依然還不知道答案。但我卻知道已沒有必要知道。有些問題本身永遠沒有答案,或者,沒有唯一的答案。才明白,自己當時好傻;不過,現在卻並不後悔。因爲,當上帝關閉你一扇門的時候,定會爲你打開另一扇門。

                            我並不是在炫耀自己,也不是安慰自己,只是想重新回味高中,來證明下那些曾經的日子並不是白駒過隙,毫無價值。現在,我親愛的讀者,我親愛的學弟學妹,你知道我寫此文的苦心嗎?如果懂,我相信你的一切。如果不懂,沒關系,就當我是胡言亂語,我也相信你的一切。

                          老師,如同春風攜來天邊的希望;老師,如同夏雨滋潤嫩綠的細芽;老師,如同秋葉悄然落下,卻給予大樹營養,養育甘醇果實;老師,如同冬雪給貧瘠的土地換上了皚皚盛裝。老師是絢麗多姿的季節,在我們學生的心中留下了美麗的回憶。
                          王老師是我八年級的語文老師,他是一位慈祥可親,對事嚴謹的老教師。記得八年級才開學的時候,我第一次代表班級參加學校組織的詩歌朗誦比賽,心中難免怯懦,但王老師給我的指導和鼓勵是我參加這次活動的最大收獲。
                          初賽前,王老師爲我選好兩篇優秀詩詞,讓我回家勤加練習,後來經過幾次三番地斟酌,他爲我選定了一篇最適合我的。初賽前兩天,王老師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要驗收我幾天來的練習成果。我戰戰兢兢,臉漲得通紅。“別緊張啊,先大聲誦讀一遍吧,我聽聽。”他坐在一旁,放下手裏正在批改的試卷。“……你是沖天騰飛的巨龍……”正用心誦讀的我被突然打斷了,“你前面一句可以試試多停頓一會兒。”王老師鎖緊眉頭一邊思索著一邊嚴肅地說。我變得更加緊張起來,手心裏攥滿了汗,節奏越讀越快,聲音越來越小。王老師微笑著,再一次把我叫停,“別把我當成考官啊,把我當做傾聽的朋友,現在你要用你的激情打動你的朋友。來!不要害怕。”慢慢地,我總算有了提高,整篇詩歌的誦讀節奏也確定了下來,王老師那緊鎖的眉頭也逐漸舒展開來。回班前,老師關切地對我說:“練了這麽久,嗓子一定累了吧,班裏有熱水,趕緊潤潤喉嚨,可別把自己累壞啰。”他這句關心好像一股暖流,緩緩浸入我心中。我暗暗下定決心,比賽一定拿出最佳狀態,全力以赴。
                          初賽順利通過了,我不知不覺已來到決賽場上。面對兩個年級的一千多名同學和老師,原本成竹于胸的我又不禁打起顫來:這麽多同學在台下,要是在台上出糗多難堪啊!要是朗誦時讀錯了又該怎麽辦啊?看著前面的同齡選手個個表現不俗,一系列不切實際的猜想越過我的腦海,我頓時有了一種莫名的傷心,感到這次比賽我輸定了。淚水不停滴在我眼眶裏打轉,我就像一只在沙漠中迷路的小羊羔,心中充滿了懼怕。王老師好像看出了什麽,他穿過觀衆席趕到後台遞給我兩片潤喉糖,“在嘴裏含含,對嗓子好。”“嗯”我輕聲點頭致謝,忍住了盈眶的眼淚。當主持人宣布下一位出場的選手就是我時,我不由自主地擡頭尋找台下王老師的位置。我知道,現在我最需要的就是他的鼓勵和安慰。豈料剛擡起頭,我就看到一束炯炯有神的目光從台下一直注目著我,它有一種讓人安定的力量,能在迷途中重拾即將消逝的信念。我沉穩地走上台,面帶微笑。
                          台下的同學注視著我,傾聽我的朗誦,不時竊語幾句。我不覺地又害怕起來,索性把目光投向處于操場中間的我的班級。我班同學真是給力啊!他們用堅定的目光與我回應,給我無限的鼓勵。我仿佛聽到了他們的聲音:“加油!”“你是我們班的驕傲!”“你一定能行!”我再把目光投向坐在班級方陣一隅的王老師,他只是帶著和藹的微笑凝視著我的方向,不時地點點頭,仿佛在一字一句欣賞從我略顯沙啞的口中竭盡全力迸出的充滿稚嫩的呐喊。那時候,我真的覺得王老師形象是多麽高大啊:我知道其實王老師比我還要緊張,他就如一位幾經滄桑的父親,駐望著、守候著遠處傳來的凱旋,那麽急切,那麽急切。我堅定了信心,鼓足了勇氣,以最好的發揮完成了比賽,戰勝了自我,留下了全場雷鳴般的掌聲和我越發自信的背影。
                          這次比賽我以二等獎的優異成績回報了自己的努力,同學的關注,尤其是王老師的信任,最讓我難忘的莫過于王老師對我的關愛和幫助。葉聖陶老先生曾經說過:“教師就是捧著一顆心來,不帶一根草去的人。”更讓我理解了老師與紅燭作比的深刻內涵。是啊,沒有您瀝血的奉獻,哪有我們心中的希望之光。所以老師,我要大聲謝謝您,謝謝您在稍縱即逝的時光裏用神聖的三尺講台與我結緣,謝謝您在人生最初的分岔口用拳拳的循循善誘教我開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也許我只是您天下桃李中最匆匆的那一株那一束,可您將永遠是我生命中最絢麗的一道風景,在我的心坎上,在北京快三開獎結果的目光裏。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