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ig id="2z4x1a"><i id="2z4x1a"></i><th id="2z4x1a"></th><pre id="2z4x1a"></pre></big><label id="2z4x1a"><strong id="2z4x1a"></strong><ins id="2z4x1a"></ins><b id="2z4x1a"></b><address id="2z4x1a"></address></label><kbd id="2z4x1a"><bdo id="2z4x1a"></bdo></kbd><th id="2z4x1a"><span id="2z4x1a"></span><dfn id="2z4x1a"></dfn><center id="2z4x1a"></center></th><div id="2z4x1a"><font id="2z4x1a"></font><span id="2z4x1a"></span><small id="2z4x1a"></small><sup id="2z4x1a"></sup></div>

                    當前位置--> 首頁--> 企業文化

                    賭成皇冠/那一年,憂傷墜落成雨

                    作者: 來源:聞康網尋醫問藥社區 我要評論(2714) 浏覽(4244)

                     賭成皇冠側過身望,天際的溫潤甯靜而美麗,不知道北極鳥要去何方?可是風一起,連思緒也長出翅膀,跟著蒲公英滿世界翺翔。

                      ——題記

                      似乎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想清楚人生的模樣。才找到自己應該要面對的種種。能否給自己一個借口,將純粹的理性裝扮成外在的軀殼?我其實是覺得連一根針的縫隙都沒有的話,心裏應該會好受。其實無非是想潦草地呐喊幾遍,也順道告別自己的青春。

                      這是陰霾籠罩的三月,電車嘟嘟地行駛著,在城市與城市接駁的脈絡裏穿梭。誰都不知道在世界的這一個安靜角落,有怎樣一個掙紮的思想,在落寞邊緣徘徊。如果可以安睡,打開音樂,從嘈雜的環境中找到一絲慰藉,我想我會毫不猶豫,可惜遲遲不肯睡去。

                      腦海思緒翻滾,有疲倦湧動,竟想起那些年裏很多事情。

                      那一年,我還不用思考任何東西。天空是湛藍的,飛鳥成群結隊地飛翔在雲端,心中永遠流淌著一條河,青草兩岸,鸬鹚懸著口中的魚,唧唧咋咋的蟲鳴鳥叫漫山遍野都是。我心中有一個背包夢。踏著堅毅的步伐,迎著清風,做自己幻想的故事。

                      那一年,我還不懂突然告別的滋味。從沒想過有時候分別竟是一輩子的事情。有些臉孔,有些笑容,有些故事,竟要從深深埋葬的記憶之墓裏挖掘。可時間腐蝕了其中的味道。等到遇見或是蓦然回首,物是人非,流年渙散,空留一席怅惘氤氲心頭。

                      那一年,我還不知道時代在默默變化。雖然口中念念不忘一句世間永遠不變的便是變化,可當改變來臨,我們只是笑著接受,理所當然。于是有些充滿意義和愛的東西被遺棄,竟沒有一絲留戀和懷舊之情。你還記得那些年寫過的小紙條和信件嗎?

                      那一年,我還滿懷理想。可當現實的種種淹過我的肩頭,給我當頭一棒的時候,一切理想竟碎在眼前。看著鏡中愈漸成熟和蒼老的臉孔,歲月的無情多少灼傷了一顆不願長大的心。可終究還是要面對的呀,衆人的眼神和現實的評判在丈度你的器量。

                      那一年,我還喜歡幻想愛情的美好。卻因爲某某某而讓上了堂生動的戀愛課。那時候覺得不喊著海誓山盟的言辭就表達不出自己的真誠和愛慕。可總免不了各自紛飛的命運。心中念念不忘的一個人,就這樣念念不忘下去了。還要相信愛情嗎?應該吧。

                      那一年,我還意氣風發,埋頭苦幹,不懂憂傷與快樂的界限...

                      那一年,心裏有故事會和人分享,叽裏呱啦說個不停,掏心挖肺...

                      那一年,覺得前途總是明媚的,道路是曲折的,可這竟然真成了信念...

                      是因爲我們有堅實依靠的肩膀吧,所以度過了人生中最沒心沒肺的那麽多年,現在翅膀硬朗,是時候要起航面對風雨了。

                      作爲男孩,要堅毅擔負起與生俱來的使命,要逐漸走向成熟,要有一種天塌下來,能扛起的氣度。告別溫室裏的花朵,輕浮不經事這些言詞吧。未來,我們也要像前輩們一樣,肩挑不同重任,不管尊卑貴賤,都活出自己的精彩。

                      作爲女孩,我們已經告別了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時代,心靈的高雅遠比外在的花枝招展討人喜愛。一個涵養與德行、才華與謙遜並蓄的女孩,就好像夜空裏最亮的一顆明星,在無際暗夜,在飄渺的宇宙間璀璨奪目,鮮明而出衆。

                      還有什麽比這個更美好的?世界本身帶給我們一切意想不到的感受和思索。也帶給我們不願改變的改變,現實的苛刻也一次次粉碎了我們的夢想,心中那個她或許已經找到自己的歸宿。可一旦想明白這些勸勉,你會發現原來這一切都不是災難,而是修煉。

                      雖然有人痛哭了,在這些無法逆轉的人生必然面前,像個孩子那般哭著。也許,是想告別過去的自己吧。我看他眺望陽光的眼神裏,看他珍愛生命分秒的行動裏,分明還藏著一顆熾熱的心。我相信他走過了這些壁障,在遍布荊棘的叢林裏,會毅然邁步前行。

                      也有人大笑著,張開雙臂,擁抱一切挑戰和苦厄。他清楚自己心裏一直有一盞燈,盡管上帝一次次讓他摔跟頭,讓他在碰壁,讓他崩潰,他卻一直用爽朗的笑容,博大的氣度迎接審視的眼眸和說法。他相信自己是打不倒的戰士,而生命就是用來拼命奮鬥的。

                      亦有人淡然似一彎清水,外界的波瀾起伏,只在片影孤鴻裏存寄,沒有任何事情能挑起他心中的一絲動搖。他的信念壘成高聳的堡壘,他的淡漠融化一切坎坷,流言蜚語也吹不進他的世界。他最會溫情一笑,深谙理解才會心安之理。他走到哪裏,哪裏都四季如春。

                      人們懂得調節自己的情緒和感情,讓自己變得更爲簡單自然,難道這不是上帝賦予的最好的禮物嗎?

                      那一年,我們憂傷墜落成雨,以爲很多很多事情都是針對自己,以爲上帝就是要讓自己難受,以爲生命不過一個可笑的過程,而命運也早已是天命注定。卻不想想,是誰賦予我們生命,將我們撫育,又是誰在身後一直默默地盼望和支持。

                      那一年,我們憂傷墜落成雨,以爲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以爲沒有什麽事情會讓我們如意,以爲沒有誰願意陪著你度過風風雨雨,以爲人世間每個人都自私而無禮。卻不想想,是誰在我們懵懂無知的時候,在我們情窦初開的時候,教會我們友誼和愛情。

                      那一年,我們憂傷墜落成雨,以爲夢想都是欺騙自己的借口,以爲現實都一副苛刻罪惡的嘴臉,以爲不用付出努力和艱辛便豐衣足食,美夢成真。卻不想想,耕耘與收獲的相輔相成,而一直懶惰和頹廢的自己又何來成功的喜悅,又怎能怪罪于現實?

                      突然夢醒了,眼角竟有風幹的淚迹,我知道那是感動的淬煉。回頭看窗外,汽車嘟嘟嘟地要開去遠方,路兩旁林立著呆呆的稻草人,筆挺的柏油馬路已經修好了,雲霧裏,太陽在醞釀一個夢,遠處有悠揚的風笛,笑臉揚眉的道旁樹在和清風招著手。

                      我側過身望,天際的溫潤甯靜而美麗,不知道北極鳥要去何方?可是風一起,連思緒也長出翅膀,跟著蒲公英滿世界翺翔。

                     有人說,風華是一指流砂,而蒼老是一段年華。風華褪去,遺留下的只是萬點邪魅的腥紅,妖冶,美麗。我從未相信,曆經過撕心裂肺的痛,便會牽得天荒地老的傷感。風華褪盡,一指流砂,落拓的是繁華哀傷的悲,遺落千年,亘古不息。

                    我一直都是情感的奴,跳不出癡心的迷途。生死之間,始終以醇酒香車惶惶度日。這一世,拱手山河,不爲來生,只爲覓到自己許心的那段情緣。我在流年裏,一個人靜靜的行走,一個人寫自己喜歡的文。盈虧往複,人生如是。我一直在等,等一個詩影弄情的機會,一展宿命中的絕代風華。可惜,歲月蹉跎,任何執念都會隨年輪蒼老。當驚豔天涯的芳華不複,遺下的便只是嗜血妖魅的淒涼。當歲月允許的是一襲嫁衣紅裳,是否就一定能披露深埋多年芳香?一指流砂,風華褪盡,余下的便只是血染紅妝的落寂與孤涼。

                    時間蹇促,年輪不休。從生到死,只是一段距離。黃泉碧落,道不清思念的苦楚;紅塵天涯,訴不盡離落的殘殇。奈何橋畔,總會有人倚欄回首,因爲此生未夠。時光來得總是很倉促,一切都是那麽的來不及。我們總是在輾轉流離,緩步相遇,轉瞬別離,然後相忘于江湖。以至于我們都無法知道,到底是誰在誰的故事裏反複沉淪。取一紙墨染,書下這經年的記憶。我把歲月紊亂,打翻前世的琉璃燈盞,想要將過往埋葬。殊不知,曆史又怎能讓人輕易塗抹?往昔的天天年年,輝煌絕豔,撒落萬裏榮光。江山易主,王朝更叠。在時間的鐵蹄催逼之下,我們都無法守住那年歲的城池。因爲,紅顔傾頹,本就是一場命定。命定在此時,命定在此地,我們與蒼老不期而遇。褪盡往日的風華,我們,只是最普通的凡塵俗子,沒有過去,沒有以後。有的只是,一點點恬靜的淡定與心安。此生,不求光芒萬丈,更不求富貴榮華,只要有一份安穩的生活,細如流砂,便已足夠。風華褪盡,不爲年輪所累,或許正是宿命的回報與施恩。

                    三千繁華,錯付流水,惹得一世離愁。傾心無涯,透徹得如散落塵世的煙花。我是一個假劇作真的戲子,戲裏風華無限,戲外滄桑落寞。故事,總在昨天的瞬間。往事一片一片,仿佛已不是夢幻的思念。我以天爲鑒,用名字镌刻諾言。我用風雲做硯,寫下了無關歲月的詩篇。癡人一夢,橫過萬裏黃沙,從此了無牽挂。逝去多年,我早已滿頭華發,而誰又在何處到老?轉過三千佛塔,我卻始終參不化前塵的風沙。撫一曲流水清風,我的指尖便落下過往的殘紅。思念太濃,卻遠離了舊時的悲喜枯榮。我將墓碑留白,卻始終不見昔日的風華再開。歲月無端,有些過往,只能揮墨來鋪陳。一個人的一生太短,卻總有太長的那麽一瞬。星夜沉天涯,你在彼岸等待繁花的開落。一曲嘲哳,唱得好與壞都無他,只要你在,我便無懼青絲白發。我總在一段海棠下沏一壺茶,等待歲月的無端變化。我一覺醒轉,流年就在我的左岸,作一副參商漸暖的畫,安慰錯落的風華。風吹沙,埋藏一段段佳話。緣分總是陰錯陽差,轉身便會相忘天涯。多年的風華,經不住萬裏的塵沙,被歲月削去了鬓發。滿紙畫卷墨橫幹,清微詩書弄蒼涼,我早已沒有了往日的絕代風華,又豈敢奢望時光待我如初。當年眉目無雙,如今舊夢一場。再回望,亦只得半生思量。

                    把酒願圖疏狂,若能白頭,何妨一醉千江。去而未往,箫聲不斷,想那年嫁衣紅裳。一傷便是刻骨銘心,時間太遠,已不願去記起,今夕何夕。彼時相許,念自如昔,低眉信手,是誰喃呢。恍惚夢裏,是誰的笑意,拂袖而去。我早已身心異域,換得一生相許,便可足矣。可歲月踏亂了痕迹,侵蝕了我一世絕倫的美麗。青絲成雪,遲暮當年。打翻前世的輪回,我焚香祭奠,讓青史成灰。紅線千匝,我卻只願那一把。看盡盛世的煙花,誰有爲我傾盡天下?眉間一點朱砂,我顛覆了三千繁華。功也好,罪也罷,此生便已無瑕。一夜浮華,風流不假,畫船輕蕩顛倒容華。將歲月隱藏,舞一曲水袖霓裳,縱是流魂也長出了枝桠。最後總是溫柔的決絕,洗去了,我今生所有的罪孽。逃不過俗世的劫,我從花開走到花謝。琴聲起,我挽過薄紗而去。只留下,越傳越奇的佳話與傳奇。丹青寫意,風華褪去。翻手是千年綿延的細雨,讓人無法去忘記。當年,我身著琅琊金羽,橫吹長笛。前世歉疚,我盡將曲意付予風沙,留得一指的芳華。

                    青空杳然,白鬓相擁。我希望有一個人,不在乎歲月的更替與消融。洗盡雙瞳,把滾滾紅塵倒進杯中,我願飲思過之酒一盅。改過這年年歲歲的錯,求一隅安歇之所。涉過千層雪,喚醒了舊夢。但我早已不是當年的狂妄少年,韶華逝去,我的風華亦早已枯萎難榮。紅塵變成墳冢,興衰一瞬相溶。恍惚間,滄桑便逝,轉過身,一場盛世年華輕如昙花。看盡人間悲喜交加,余生便無心紅妝。很多故事,泅于相思的河畔。你信,便好,不信,便權當路過。在故事的扉頁裏,我們都是時光的枝桠,一點一點零落,化作微塵。無論你有多麽耀眼的芳華,亦不過是匆匆過客。走進歲月的斷章,耗盡風華,一指流砂而已。

                    風華是一指流砂,蒼老是一段年華。天地爲證,就算風華殆盡,我亦要優雅地活。賭成皇冠是塵土之外的孤星,天荒地老,一刻不曾更叠。風華褪盡,一指流砂,余下的是三千水墨,一世繁華。風華褪盡,一指流砂,遺下的是閑情千載,甯靜淡泊。

                    上一篇: 深圳首家移動醫院18日“亮相”
                    下一篇: 丟身份證3年後,95後女生名下多了家公司負債200萬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