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機遊戲賺錢_那一家子1

原作者: 2019年12月15日

行業動態 用戶研究

2019年12月15日
挂機遊戲賺錢_那一家子1
在我的記憶中,爸爸那麽高大,似乎可以撐起天

   終于執筆想要寫寫那一家子,可又覺得其中的事理、人物,其複雜並非三言兩語,寥寥幾筆便能寫完的。若要細細道來,終須得像《紅樓》那般,寫上個幾百回,但細細想截取些小事也能從中看出些東西來。
  這一家子五個人。女兒戴希由,父親戴希東,母親錢曉韶,還有老爺子戴進裕,老夫人陳小珍。
  【地點:廚房並衛生間。廚房與衛生間一門相隔】
  【女兒戴希由在衛生間洗澡,母親錢曉韶在一旁等著】
  戴希由:哎,有熱水洗澡真好!(一臉惬意滿足狀)又不是要用很多電,挂機遊戲賺錢算了算3000w燒一小時不到,最最多三度電……(戴希由望著一旁根本無心在聽的母親大人,仍自顧自的說著,不覺用三根手指比劃著……)
  【衛生間門外傳來一個男聲】戴希東:別煩了,快點洗!
  【戴希由沒聽清,偏著頭望著她媽,滿臉疑惑眼中帶著不解,但更多的是因爲自己講話被打斷後的不滿】
  戴希由:他說什麽?!(此時已經有些愠怒了)
  錢曉韶:他叫你別煩了,快點洗!(錢曉韶蹙著眉毛,顯然也是等不耐煩了,邊說著邊走近來,准備幫女兒搓背)
  戴希由(更加不滿地):催催催,每次都這樣!我就是討厭在家洗澡,每次洗都要催催催!我又不是光說不洗了!(甚至有想向浴缸裏砸毛巾的沖動了。但想了想,還是忍住了。但蹙起的眉毛仍沒能舒展開來)
  【錢曉韶已經站在浴缸旁,浸了浸手,給女兒搓背】
  錢曉韶:好了,你也別講了。快點洗吧。
  戴希由(眉毛蹙得更深了,對她母親):你也老是這樣,我正經的與你講些事情,你也只是不聽。與你講些不要緊的玩笑話,又只一昧地責罵我不多想想學習上的事體(連珠炮似的講完了,血氣有些上湧,籲籲的在那喘氣)
  【見錢曉韶啞然,戴希由似乎得了勝得繼續說】
  戴希由:媽,這可是和物理搭邊的!初中物理!我講給你聽。(很老陳的樣子又有點飄飄然)那100w的燈泡用十小時就是用一度電,我們這個熱水器有三個功能……媽,你在不在聽我講哪?!(瞥見母親面無表情,根本無心在聽的樣子,戴希由不禁有些怒了,聲音也跟著提高了)這可是和物理搭界的!!(戴希由又突出強調了這點)媽,你聽我和你講……

   到了10月,酷熱的夏早已退縮。在經過一夏的折騰,淡淡的秋意漸漸籠罩了整個古城。習習的秋風溫柔的抹去了那滿城的黯綠。驕陽也被征服了,再也不那麽猖狂。戀秋的雨隨之而來,淅淅瀝瀝的暢談著它的真情,遲遲不願離去。
  一個晴朗的午後,我漫步在河邊小道。今天天氣很好,但並不像西安的秋。在我印象中,西安的秋不是灰蒙蒙的就是下著雨的,老天爺老是板著一張臉。今天也許老天爺家裏有什麽喜事吧,所以天氣格外的好!走在河畔,迎面吹來一陣陣秋風,清清爽爽的,時而溫柔的仿佛怕吹破我的皮膚;時而又瘋狂的撕扯我的衣服,好似我又成了它的仇人。霎時,半空落英缤紛。滿地散落著落葉,風兒近乎殘忍的帶走了它們僅存的一絲水分。
  我緩緩的在上面漫步。每片幹枯的葉子就像一個個充飽聲音的囊袋。每當我踩破它們時,陣陣清脆就一股腦的迸發了出來。隨著那聲音的流淌,枯葉都粉碎在我的腳下。I’swonderful!仿佛你心裏所有的不開心都隨著那一聲聲清脆消亡在那風裏。我調皮的笑了,同路人奇怪的看著我,推測著我在想什麽。
  我開始大步向前邁進,而且專門挑落葉多的地方走。無數的落葉都犧牲在我的腳下,我卻越走越舒暢。我閉上眼睛感受著那美妙的音符。整個世界仿佛只剩我一個人陶醉在這美好的一瞬。
  我低下頭開始觀察那位我帶走煩惱的犧牲者。漸漸的,我發現在樹葉家族衆多的姊妹中我唯獨喜歡槐樹的葉子。它的葉子小小的、密密的。當我踩過它的時候,細細的品味著。那聲音並不像梧桐葉那樣來得快、來的脆,也不像楊樹那樣輕,而是緩緩的將那清脆從腳下流瀉出來。于是,我心中所有的不快都溶解在那聲音裏遠去了……
  風依然在四處飄蕩著,爲我帶來秋的氣息,使我嗅到我看不見的風景。
  我嗅到了平靜水面下魚兒暢遊的畫面;我嗅到那濕潤土壤裏昆蟲活動的情形;我還嗅到了依然在秋風中綻放著的菊花搖擺的場景。這一切都是自然的景色,不摻雜一絲人類亵渎過的氣息。
  我凝望著昏暗的天空,沐著秋風,感受著秋的氣息……
  在這美好的時光裏,時間又不夠用了。夕陽將薄弱的陽光丟在我身上,挂機遊戲賺錢卻感覺不到一絲暖意。也許這也是秋的一種獨特的魅力吧!

2001